当前位置: 食品健康 行业监督

大学生称被轻食平台“套路” 当地多部门成立工作专班

2024-03-12 17:28:06作者:来源:成都商报 阅读量:2743

学生称被轻食平台“套路”

  号称199元可吃30顿 充值后却遭平台跑路?

  当地已成立工作专班,相关事件正在调查中

  近期,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收到报料线索称,南阳市南迦巴瓦(河南)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南迦巴瓦公司)旗下轻食平台疑似“跑路”,目前有数千名大学生遭遇退费难问题。

  针对该报料,记者调查得知,南阳市多部门已就南迦巴瓦公司经营情况成立相关工作专班。10月23日,该工作专班回应记者称,相关事件正在调查中,具体情况暂不方便向媒体透露。

  受骗大学生小陈(化名)提供的其与该工作专班的通话录音显示,南迦巴瓦公司部分主要人员已经被警方控制,正在配合调查,至于受骗的数千名大学生资金追讨情况,工作专班方面表示“比较难调查,审计比较费时间,还在等结果”。

  记者通过多个受骗大学生维权群初步统计,南迦巴瓦公司在河南南阳、郑州,四川成都及重庆等多个城市都开展了轻食业务。目前,向该公司维权追讨资金的,除消费者外,还有被拖欠工资的该公司员工,以及与该公司合作的线下轻食门店、厂家。

  “轻食”生意:199元吃30顿饭

  郑州大学生小陈在南迦巴瓦公司旗下“中式轻食”小程序内的账户余额还有1493.6元,他眼前最关心的问题,是这笔钱什么时候能追回来。

  2022年9月,小陈在大学生代理的推荐下了解到了上述“轻食”外卖平台,很快就被低廉的价格吸引了,“按月定的,一个月199元,能吃30顿。”据小陈介绍,他定的199元套餐属于该平台上的“普通款”,包括糙米、鸡胸肉和蔬菜,还有同学定了300多元的“高级款”,除了在烹饪上更控制油脂,会另外增加水果等餐点。

  小陈称,仅他所在的学校,“中式轻食”小程序的送餐群里就有400多人,而在郑州的龙子湖等高校集中的区域,上述小程序几乎做到了“全覆盖”。通过小陈提供的线索,记者接触了几个大学生维权QQ群,这些群按不同城市划分,多个500人的群已经满员,目前仍在活跃的最大的群有1795人。小陈告诉记者,之前还有一个近4000人的大群,已经按要求解散。

  身处成都的大学生王同学,有着和小陈相似的遭遇。她告诉记者,南迦巴瓦公司旗下这些轻食平台的价格优势,对于大学生群体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今年6月左右,她在同学推荐下接触到南迦巴瓦公司旗下的“轻食”平台,花了199元购买1个月的服务后,在客服极力推荐下又一次性充值了3个月。

  如今回忆起来,王同学称,平台“跑路”的蛛丝马迹早已有所显露。她告诉记者,上学期期末,客服告诉她平台方面很快要涨价,并以此为由劝说她大量充值,但到9月开学后,王同学发现自己购买的“轻食”套餐不仅没有涨价,反而变得更加便宜——同样是199元,从30顿午饭变成了30顿午饭加30顿晚饭。

  发觉情况不对后,王同学才开始在网上检索相关信息,“搜到重庆那边‘跑路’了,我当时就不淡定了,要求客服快点给我退钱。”被客服拉黑后,王同学到当地派出所报警,但彼时南迦巴瓦公司在成都的“轻食”小程序还在运行,王同学主张的诈骗指控不能成立。

  今年10月5日,南迦巴瓦公司旗下各小程序先后贴出所谓“订餐小程序服务终止一事”的通知,王同学再次报警求助,这时她才得知,在该公司注册地河南省南阳市,当地公安局已经成立了对该公司事件调查的工作专班。

  “大学生代理”:夹在消费者与平台间

  在南迦巴瓦公司与主要消费人群大学生们之间,还存在一个特殊的中介群体——大学生代理。南迦巴瓦公司旗下的“轻食”小程序纷纷停止运营、注销之后,这些代理们也顺势成为维权的对象之一。

  王同学告诉记者,她身边有一些同学尝试过找大学生代理进行退费,但大学生代理们并没有相应的操作权限,“代理们也很崩溃,有很多学生是兼职做代理,都是卖给自己学校、身边的同学。”这些大学生代理中,有一部分主动组织同学们维权,但进展缓慢。

  王同学所在的维权群中群管理员小齐,就是一名大学生代理。在得知记者的采访意愿后,她婉拒了采访,但提供了部分与上级分销的聊天记录。根据这些聊天记录显示,大学生代理与南迦巴瓦公司的合作方式为计件制,成为该公司代理后,前期500元的佣金作为“押金”不进行结算,满500元以后的佣金按单计件,“等不做代理的时候将抵押在公司的500元结清”。

  小齐出示的证据显示,其并未能获得这部分所谓的“押金”。在南迦巴瓦旗下小程序停止服务后,她曾经尝试联系上级分销,发现对方已经销号。

  据了解,除了近在身边的大学生代理,在多个维权群内,受骗的大学生们也试图联系与南迦巴瓦公司存在合作关系的线下轻食门店、厂家进行维权。

  “把钱要回来”:员工、合作方也在维权

  天眼查显示,南迦巴瓦公司成立于2020年8月25日,成立地点在河南省南阳市,其股东为赵靖、赵申、张子莹及胡涛四人。其中,胡涛担任南迦巴瓦公司董事、总经理及法定代表人,赵靖为该公司监事。今年10月7日,南迦巴瓦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的事由,被南阳市镇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该公司员工严先生向记者出示了一份由郑州市郑东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今年10月24日出具的受理通知书。据严先生介绍,包括他在内的26名员工就拖欠工资问题,集体向南迦巴瓦公司发起劳动仲裁,总金额在10万元左右。

  严先生于今年9月入职南迦巴瓦公司,据他回忆,自己刚刚入职的时候已经意识到了这家公司存在经营困难问题,“暑假出的活动,就是在回笼资金。”他介绍称,作为入职仅1个月的基层员工,自己被拖欠的工资并不多,底薪加上提成总共2492元,相比之下,南迦巴瓦的厨房以及合作方们“欠得更多”。

  在重庆经营线下轻食门店的王先生是南迦巴瓦公司的合作方之一,今年2月,他开始和南迦巴瓦公司在重庆设立的小程序平台合作,合作形式为用户通过小程序平台下单,王先生的门店进行制作,“就这么简单一个关系。”王先生称,南迦巴瓦公司停止运营后,他也是受害方,被拖欠了近8万元的货款,“我们现在就希望把钱要回来。”

  记者从知情人处获取了南迦巴瓦公司监事赵靖的联系方式,但多次拨打,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截至发稿,未能从南迦巴瓦公司方面获得更多回应。

  官方回应

  当地多部门已成立工作专班

  相关事件正在调查中

  对于学生们反映的问题,记者多次拨打河南南阳市市场监管局、消费者协会、南阳市镇平县市场监管局等相关部门电话,截至发稿均未获答复。

  记者从受害学生处得知,南阳市多部门已经就其反映的问题成立工作专班调查,随后,记者从南阳市公安局获取了该工作专班联系方式。10月23日下午,该工作专班回应称,相关事件正在调查中,具体情况暂不方便向媒体透露。

  根据小陈提供的其与南迦巴瓦事件工作专班的电话录音,目前南迦巴瓦公司尚未被定性为“跑路”,该公司主要负责人已经在配合警方调查。

  在上述通话录音中,工作专班方面称,南迦巴瓦公司经营上存在问题,“2020年刚开始做,第一年、第二年好像是正常的,第三年开始让充2倍、3倍、5倍的钱,慢慢拆借,有点入不敷出。”

 




我要评论
请先登录
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

全部评论(0)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站注明“来源:中国经济时报或中国经济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经济时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经济时报或中国经济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站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非中国经济时报或中国经济新闻网)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或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如其他媒体、平台或个人从本站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作品第一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中国经济时报或中国经济新闻网”,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鉴于本站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与本站联系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联系电话:010-81785180;邮箱:oknews@126.com。

不想错过行业资讯?

订阅 经济时报APP

一键筛选来订阅

信息更丰富

推荐图文/PRODUCT 更多
相关栏目:

行业新闻 行业监督 食话实说 食品科技 美食 行业调查 食品专题 乳业 饮料 餐饮